• >
主页 > www.8955888.com >
www.8955888.com
湖南卫视新闻联播的女主播叫什么名字?
发布日期:2019-09-25 14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王燕Michelle,湖南卫视主持人,曾担任MTV全球音乐电视台《互动歌会》主持人,2009年11月14日,王燕获得中国播音主持界最高等级奖项——“金话筒奖”。已婚 在湖南卫视主持节目有《播报多看点》、《湖南新闻联播》、《寻情记》、《帮助微力量》等。

  随着不孕不育发病率的逐年上升,不孕不育已成为当今影响人类生活和健康的一大主要疾病。王燕为长沙长江医院建院十年所施行的公益救助行动善举所感动,以富有爱心的实际行动加入爱心队伍的行列,担任长沙长江医院爱心形象大使,将充分发挥主持人身份所起到的社会影响力的积极效应,广泛参与长沙长江医院助孕的社会公益活动,为众多不孕不育患者家庭带去爱心问候与慰藉。

  王燕先后主持过《新青年》、《播报多看点》、《寻情记》等知名栏目,她凭借严谨而深情的主持风格,获得广大观众的认可和喜爱,特码中特!曾经获得过主持界的最高奖项“金线年,王燕来到长沙长江医院进行实地考察,经过认真的考察与分析,与长沙长江医院医院达成共识,确定进行长沙长江不孕不育医院的代言活动。她参观了医院的病房,手术室及办公室等地,深切的感受到了长沙长江不孕不育医院的十年发展历程,感受到了为实现千万患者求子梦想而做出的不懈努力。对于医院“真情服务患者 爱心奉献社会”服务理念,王燕给予了高度赞赏和肯定。

  随着王燕加入长沙长江医院的助孕行动,此项传承生命、大爱天下的善举将恩泽湖南乃至全国众多不孕不育患者,为久治不愈的患者及家庭困难的患者带来福音。

  长沙长江医院将继续它的使命和职责,为更多的不孕不育家庭送去孩子的欢笑。王燕希望通过代言的方式,来与大众分享“长江治不孕 报喜千万家”的信念。正是由于王燕“主持人兼代言人”的双重身份,以及“责任与专注”的个人气质,与长沙长江医院在当地10年医疗市场的品牌理念高度契合,因此促成此次代言合作。在担任爱心形象大使之际,王燕认为,此次面向湖南省乃至全国的助孕行动将积极推动创造和谐社会,有力缓解和降低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,这是非常有效的有力举措。她将尽全力满怀爱心的走向不孕不育患者,送去温暖,送去希望!她希望医院全体医务人员能帮助更多的不孕不育患者走出阴霾,拥有自己的亲生孩子,体验为人父母的快乐和喜悦。

  2009年获中国播音届的最高奖“金线年冰灾是在直升机上俯瞰京珠高速湖南段的播报)

  2009年11月14日,中国播音主持界最高等级奖项——“金话筒奖”颁奖盛典在北京举行。继李兵、张丹丹之后,湖南卫视的另一名主持人王燕获此殊荣。王燕表示当年做新闻节目时曾被制片人直言没有做主播的潜质,根本想不到自己多年后,能得到这个所有新闻人梦寐以求的奖项。王燕这次一共剪辑了三个片段送过去参评,一个是《湖南新闻联播》的播音片段,一个是2008湖南冰灾时,王燕在直升飞机上现场采访的片段,还有一个是《寻情记》访谈的片段。

  第二个作品让王燕拿到了“金话筒”。王燕当年刚进湖南台做节目时,因为长了一张娃娃脸,坐到主播台上,制片人就直言她的形象并不适合做主播,当时就警告她,千万不能笑,因为她稍微一笑,新闻的严肃感就荡然无存。后来她连做的两个节目都以“下课”告终,还被台里的同事开玩笑做一个下掉一个。

  最初我认识“INTERNET”这个东西完全是为了免费收发国际友人的邮件。这件事情后果就是我妹妹无师自通地学会了上网,其代价就是删除我数封E—MAIL和破坏我一个WINAMP播放器。随后,她隔三岔五地向我报告:今天在某聊天室认识了一位瑞士友人,明天又与某个网主成为密友,往往还略带得意或是神密地告诉我这个人可是个诗人!至于这个人是“他”还是“她”,天知道!

  孙悟空的“七十二变”几乎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有想象力的,可那毕竟还是农业时代的产物。我出身的70年代是个马达飞转,机器轰鸣的工业时代,我母亲最美好的想象就是把我培养成一个工程师,所以我早早地就念完了个工科专业。我最灿烂的青春年华正赶上21世纪开始,人都说这是个信息时代,我没有干上最时髦的IT业,却也混进了次之的电视传媒业。常听有人讨论网络是否会抢占电视,就如同电视刚出来那会儿,有人讨论电视是否会抢占报纸,可事实上君不见报纸记者夹支笔满世界地找题材,电视记者则满世界地在找报纸。网络也不会抢占电视,众多“网络英雄”的故事还是靠着电视在传播,比如说前不久我主持的“张朝阳岳麓书院讲学”的现场直播。

  在生活节奏越来越紧张的信息时代,电视和网络都开始承载越来越多的游戏功能。可仍然有一批电视人希望在游戏中注入思想,我就是这不知“天高地厚”者中的一员,所以从时尚节目主持人变成了《新青年》的主持人。而作为需要游戏的新新人类,比如说我妹妹,则往往是在看完《新青年》之后立即上网和瑞士友人或是诗人聊天。至于我父母担忧的“他”和“她”的问题,我和我妹妹都会耸耸肩说:在网络中,不妨多些游戏。当然,在生活中,最好还是多些.